CBA

鬼眼术士 第249章 搏奕

2019-10-12 23:52: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眼术士 第249章 搏奕

他清楚得很,这个乔东三对他还不是非常的信任,只是信疑参半而以,既然要把这件事作好,没他的配合是不行的。

乔东三把银牙一咬:“你说吧,我照着作就是了。”他已经没别的路可走,现在的困境一旦走不出去,那他的官场也就走到头了。

“敢问乔市长在公安战线上可有信得过的同盟战友?”

“公安局长释清一直是我的得力手下,如果有事,可以找他。”

“那行!你跟他打声招呼,到时候我会联系上他的。”虽然他没拍着胸口,信誓旦旦,不过那语气也是听得出来,这事他真就管上了。

既然凌痕都看出了因何事而困扰,乔东三唯有对他信任,否则他真就没路可走。

这一次是东来市第一把手李杰,也即是李少林的父亲,现在派系之争非常的激烈,作为市长的乔东三,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一套人马,与李杰之间那也争斗得水深火热,一个稍为不慎,即会盘皆输,从此退出这个舞台,他深明其理,现在已经是被李杰记这一系派的人打压得几乎连退路都没有了,在这盘万分奈之际,唯有向凌痕求救,至于会不会有效果,那也顾不得这许多了。

凌痕知道此际他的状况,自己说得好听也是没用,至于风水上的一些东西只是助力而以,这些东西跟他乔东三也是讲不清楚的,过程并不重要,他乔东三要的是结果,所以……

………………

在市委另一间办公室里。

里面也坐着一位中年的男子,将近五十岁的样子,一身西装整整齐齐,人极精神,手里夹着一只香烟,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

单是一看他手中的香烟,烟灰都好长了,显然是他坐在那沉思良久,连烟也忘了抽。

在坐着的沉思过程中,他却时不时的盯着放在办公桌上的,这块是他私人的专用,一般人是不会知道这个号码,也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用。

此时的心性到是十分的稳健,在这个过程里,神情没见到多大的反应与变化,如果是一般人的话,这个时候只怕早就忍不住了。

突然,他只觉得手指一痛,不觉一惊,把手一甩,手指夹着的那只香烟竟是烧了上来,把他手指给烫到,着实的把他吓了一跳。

“妈的!”生气之下,他终是忍不住低骂了一句。

也就在这个时候,放在桌上的响了。

他迫不急待地伸过手去一把就抓住了,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在按健上一划。

他并不着急的就先开声,这要是什么奇怪的人打来,那岂不露馅了?在没确定是什么人打来的之前,他极有耐心地等待着。

“是我。”那边传来一个深沉的声音,不急不躁。

“说。”一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他也没过多的废话,直接切入了主题。

“他去见一名年青人,据了解到,这人名叫凌痕,是东来市上有名的风水师,而且东来市商场上的一些大佬对这个十分的看重,好像蛮有本事的,这些都是商界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想必他们的话半点不假,所以……这人我们不能不小心在意,提防着点。”

李杰沉思片刻:“好!你给我约他一下,我要见一见这名风水师。”

放下手,李杰眉头不觉就皱了下来,一脸的不可思议:“风水师!他找风水师干嘛?难不成是彻底望,后的孤注一掷?”

风水上的东西乃虚幻之物,难辩真假,猜得对了就是神,猜错了就是骗人的把戏,素来他就不怎地相信这一套,尽管耳濡目染,时不时的听人说起,那位大师特牛,以往在东来市就属贾风名声响亮,一直以来,他都是一笑付之,根本就不会把这种事放在心上,现在正处关健时刻,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了什么状况,以致使得自己的盘计划落空了。

纵是如此,他这心里也是觉得好笑,这个乔东三,现在算是穷途末路?随死挣扎了么?

既然这样,那就让我一击打散你的心志,看看你还有什么的招数

………………

凌痕是与乔东三分手后接到了陌生,这心里到是微微诧异,不过很就明了,心里一笑:哈!这一下我凌痕到是成了香渤渤的山芋,谁都要来待见一下。

“请问是凌痕凌大师吧?”那头,说话的声音恭恭敬敬,礼数极恭。

“我就是凌痕,请问是哪一位?找我有什么的事吗?”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有点问题要向凌大师请教一下,不知你有时间没?”

“现在时间到是有点。”

“啊!那真是太好了,那我们一会见。”说了要见面的地点,然后就挂了。

凌痕拦了辆摩托车过去的,他就喜欢坐这个,当然,要是下雨就得坐出租了,否则非得淋雨不可了。

很,他就来到了一家也是稍稍偏僻的酒店,通常情况下,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是不会到这样的地方来的,这真的太普通了,上这来实在有失-身份。

然,正是这样的一个地方,却是来了一位大人物。

东来市委第一把手市委记李杰。

是司机把他送过来的,这名司机还是他的心腹,平时跑腿处理一些隐蔽的事都是由他出面来搞定,所以李杰对他很是放心与信任。

李杰先进入一个包厢里,司机则是呆在大厅里等待着,过不多时,即见一辆摩托车驰来,从上面下来一位青年人,他眉头皱了一皱,心里不觉就嘀咕了:该不会就是这位吧?

他可不敢大意,上前询问:“请问是凌痕吗?”

“带路!”凌痕话也不多,跟这样的人他真没什么的话好说的。

那司机不敢怠慢,在前引路,把他带到了包间,他本人则是远远的避开了。

李杰见进来的是位二十出头的青年,微然一愕,不过很就恢复了自然,酒店的服务员上前询问俩人需要什么,这会还没到用餐时间,当然是只能饮一饮茶水喝个饮料了。

等服务员出去了后,李杰这才重打量着眼前这位青年,凌痕一言不发,任由他的打量,拿起杯子来就喝茶,冲着他淡淡一笑。

“凌大师!听说刚才你与市长乔东三见面了?”李杰开门见山就问道。

“李记!你的好奇心真的好重呀。”呵呵一笑。

李杰一愕,一抹惊奇浮上脸来:“你知道我?”心想我们可没见过面吧?

不过转念一想,很他就释怀了,自己是市委记,时常上市电视台,一些重要会议什么的,这样的相关报导一定不少,他在上面见过自己也是有的。

“李记!还是说重点吧?”

李杰到是很意外他的干脆,也就爽地问道:“我想知道乔东三找你要作什么?”

凌痕没有立即就回答了他,而是又小饮了一口茶后,这才说道:“我为什么要跟李记讲这个?”

李杰笑了笑:“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得知道在东来市就属我大了,我要作的事,你想要的东西,不防开个价码出来,这样我们岂不能互利了?”

“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李杰脸微微一沉:“你好相信我,不会当我把你找来开玩笑吧?”

“那好,我正有一件事要李记替我办了?”

李杰闻语一喜:“说吧,在这东来市里,如果连我李杰也办不了的事。嘿嘿!相信也没人可以办得了了。”

“那好,替我问候你的宝贝儿子对我朋友作了什么事,这件事处理好了再说。”说罢,立即就站起了身,要朝外走。

李杰急忙把他叫住:“你什么意思?”

“想知道什么意思?问问你宝贝儿子就知道了,如果连这件事也搞不定的话,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这话说完,他再不停止,转身就出去了。

李杰一脸愕然,心道:少林对他朋友作什么事了?

他可没什么的好心情让人去问个清楚,当即就把打给了儿子,让他到这家酒店来,李少林一听父亲的口气,就知问题极不简单,急忙就赶了过来。

“爸!你这么急着找我是为了什么事了?”人还没坐下,他就急急的问起了话来,能这么着急的叫上他,肯定是大事的了。

“认不认识一个叫凌痕的人?”他沉着声音,望向儿子。

李少林一愕,父亲居然也知道这个凌痕?难不成他找上自己父亲来说那事了?

一看到儿子的表情,李杰如何还不明白了:“哼!说吧!这到底怎么回事?”他铁青着一张脸,显得甚是生气,儿子这么作,不是在扯自己的后腿呀,现在非常时期,搞得不好真出了事那就不妙了。

李少林不敢隐瞒,便把房子的事说了。

“听着,一会你就去把这件事处理干净,务必在今天把房产证交到他朋友手里。”

李少林大急:“爸!那小子跟我争抢江瑶,我能放过他的吗?”

李杰大怒,一拳就重重地拍在桌上:“如果我要是保不住这个市委记的位子,你还能在东来市混得下去吗?”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如何预约急诊
成都恒博医院评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网络预约
成都恒博医院的评价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