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抗战老兵忆日军战斗力杀死他们一个我们要死

2019-07-14 01:56: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核心提示:日本人很难对付,杀死他们1个,我们要死三四个。日军武器好、装备好、训练有素,即便是现在回忆起来,钱青仍记忆深刻。 本文摘自:《浙江老年报》2015年3月30日6版,作者:曹漫,原题为:《钱青:参军是为了打日本鬼子》 人物名片: 钱青,原名钱炳坤,1917年出生于杭州鼓楼的一户大户人家,父亲钱骏曾任国民革命军第26军四团团长。1936年,钱青考上复旦大学系。七七事变后,他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16期。毕业后分到的正是父亲原来任团长、由浙二师演变的国民革命军26集团军75军。抗日战争胜利后,因不愿同室操戈,钱青离开前线回到杭州。 战争残酷杀个日本鬼子我们要死三四个 1937年,钱青成为黄埔军校第16期炮科学员。19涯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后,内战又一触即发,欢庆胜利的同时,钱青也为日趋紧张的国共关系深感不安。我参军是为了打日本鬼子,怎么能把枪口对准自己人?抱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念头,他毅然解甲,从湖北前线回到杭州老家。之后,他被分配在联勤总部浙江省供应局,主要分管军械弹药库,1947年,他和一位杭州姑娘结婚。 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钱青过上了真正的平民生活。他住在北山路的老房子里,与人合办了一个小型酱油厂,妻陪子伴,生活平静。然而两年后,他在镇反运动中被逮捕,杭州某小报随即登出消息潜伏匪特钱青已经被枪决。妻子看到报纸,还跑到松木场找他的尸体。 之后,他背着利用祖产进行反革命活动、历任伪职和右派等多项罪名,去劳改、劳教,26年的煎熬,险些把命都丢了。 1979年,钱青再回到杭州时已62岁,靠着誊印谋生。妻子已改嫁到上海,两个儿子也有各自的家庭,他一个人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在或湿冷或炎热的夜里孤独成眠。2004年,他领到了人生第一笔退休金,那时他已经87岁。 在孩儿巷豆腐巷钱青12平方米的居室里,讲起战争和战友,他时常动情地拿毛巾擦拭眼角。98岁的他满头白发,白衬衣配休闲外套,清爽优雅,斯文俊朗。感慨他像个孩童。因为我心里坦荡,没有疙瘩。他目光坚定,我是中国的抗战老兵,参军是为了打日本鬼子,那些死去的战友也是如此,只要我活着,就要为他们说话。

微信上怎么开通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制作
如何搭建微商城服务器配置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