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至尊战仙 第三百七十九章 送终

2019-09-14 21:03: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至尊战仙 第三百七十九章 送终

宽阔的宫阙中,一片宁谧,众人都在做调整,尤其是之前经历过大战的仙人,或是疗伤,或是恢复仙力。

砰砰砰!

突然间,脚步声响起,打破了此地的宁静,许多仙人睁开眼眸,望向踏进宫阙中的人。

来人是一老者,发须皆白,穿着一身灰色道袍,此刻背负双手,器宇轩昂,缓缓踏步而来。

“我杀了你!”见到此老者的一瞬间,当即有仙人按捺不住,便欲起身打杀老者,浑身上下杀气滔天。

不过,却被一旁保持冷静的仙人拦阻了下来。

来人正是寂灭仙宗的木老,先前一战,有不少仙人死于寂灭仙宗之手,此时见到寂灭仙宗来人,当即有仙人怒火冲天,双眸通红,要为老友报仇雪恨。

林天早已睁开了眼眸,此刻他拳头之上青筋暴起,他何尝不想将其当场轰杀。

木仙人看着在场所有人,面对着杀人般的几十双眼眸,他毫不怯场,仍旧淡定神闲,泰然自若,背负双手。

事实上,在看到这座宫阙中足有三十多名仙人后,他内心中也是一惊,不过随即便平复了下来,直在心中赞叹小姐技高一筹。

若非抓住了杀皇传人的命脉,恐怕很难将其诛杀,为寂灭仙宗雪耻。

“不错嘛,这里挺热闹的。”木仙人皮笑肉不笑地道,现今杨波在他们手中,他明显有恃无恐,“不过,氛围似乎不怎么好啊!”

他话锋陡然一转,面露轻笑,带着无尽讥讽。

“你来做什么?”林天冷冷道,声音低沉。

“哦,我是代我们家小姐来传话的,”木仙人背负双手,鼻孔朝天,嘴角泛起冷笑,“我们家小姐让我转告林小兄弟,请你放心,你的好兄弟杨波在我们寂灭仙宗绝对不会少一根汗毛,我们寂灭仙宗会像对待贵宾一样来对待,将其奉为上宾。”

闻言,林天双眸直欲喷火,他牙齿狠咬,紧攥的双拳中,指甲都深深嵌入血肉中而毫无所觉。

木仙人将林天的一番表情尽收眼底,见状

,他嘴角边的笑容不由更盛了,原本背负在后的双手也环抱在了胸前,居高临下,俯视着盘膝而坐的林天,很是得意。

“哦,对了,小姐还托我问候林小兄弟一下,”木仙人拍了拍脑门,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当即又冷笑道:“之前我们小姐送的大礼,林小兄弟还算满意吧?”

“得意什么!”林天声音低沉无比,“不怎么样?我现在不还好好坐在这里么?”

“呵呵,”木仙人冷冷一笑,“这倒是,还是林小兄弟大方,所送之礼甚是贵重。”

林天自然知道对方所指为何,顿时怒火中烧,直欲冲天,脸色很是难看,不过此时他必须忍住。

“看来是我们寂灭仙宗失礼了,还望林小兄弟海涵。不过请放心,小姐不是小气之人,他今日令我来,便是要送林小兄弟一件大礼。”

木仙人谈吐温和,一副谦谦君子模样,但其神色以及言语中暗含之意却处处带刺,冰冷刺骨,仿佛万载寒冰般,令人心底发寒。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林天直接骂道。

木仙人听闻骂声,却并不动怒,反而愈发兴奋了起来,满是折皱的老脸上,挂满着笑意,当下,他直接表明来意:“小姐让我传话,三天之后,天宏殿,只许你杀皇传人林天一人到场,否则,你兄弟杨波的性命,就……”

木仙人嘿嘿干笑两声,那意思不言而喻。

语毕,整个宫阙内所有人皆沉默了下来,气氛变得愈发凝重起来,空气仿似变成了固体般,压抑得可怕。

只许林天一人到场,那意味着他们有力使不上,无用武之地。而林天一人需要面对的则是寂灭仙宗,天魂殿,灭魔宗与雷火宗四方势力加起来共计三十余名仙人,这明显是让林天去送死。

即便林天再过逆天,可以蜕凡境之姿轰杀仙人,也必死无疑。这是一个无解之局,林天没有一丝获胜的希望。

莫说救出杨波,便是他自身也难以保全性命。

“欺人太甚,杀,我要杀了他!”有仙人暴起,怒发冲冠,这明显是让林天去送死,既然如此,不若先杀了对方。

“火叔,冷静!”小公主明珠劝阻道,她望向林天,并未打扰,在静静等待着,她明白此时林天才是最为艰难的。

“怎么,你害怕了?”见林天迟迟未答复,木仙人不由出声道。

“替我转告纳兰清,”并未思虑多长时间,林天便开口道:“三天后,我林天一定到场。”

“好,很好,”木仙人神色一震,他未料到林天竟会如此之快地做出抉择,“不愧是杀皇传人,够魄力!”

同时,他内心中,对小姐更加赞赏了起来,小姐真是料事如神,对杀皇传人了若指掌,知道他必会答应。

“记住,三天之后,天宏殿,只许你一人到场,否则,你懂的!”木仙人再次提醒道,他牙齿森白,笑容很冷。

语毕,他转过身,踏步离去。不过,并未行出几步,他却又折返了回来。

“对了,差点忘了!临行前,小姐曾特意叮嘱老朽,一定要送林小兄弟一份礼物,三天后那是我们寂灭仙宗四大势力准备的一份大礼,今日便算作是见面礼吧!”

木仙人挽起道袍,立时,其手中仙戒一阵闪烁,随即一完全被灰色光芒遮掩的不知名物径直飘向前方。

“虽是见面礼,但我寂灭仙宗却绝对够意思,这是一件下品灵兵,灭绝钟!哈哈哈……”

木仙人疯狂大笑着,扬长而去。

咚!

一声巨响传出,灰色光芒敛去,一口灰色的大钟重重砸在宫阙前的地面上,将其砸得四分五裂,缝隙道道。

“啊!我要杀人!”顿时,火叔咆哮,声震苍穹,快被气炸了肺。

纳兰清的礼物是一口钟,这岂非是送终的意思,并且,钟名灭绝,这明显是要林天死。

“欺人太甚!”

“太过分了!”

仙剑宗与花仙教一众仙人女修都看不下去了,怒火中烧,脸色铁青。

此刻,所有人都愤怒难当,恨不得踏平寂灭仙宗。

日月皇朝与寂灭仙宗之间平日里便有诸多摩擦,碰撞不断,是对头的关系,而仙剑宗与日月皇朝向来是同气连枝,共同进退,况且,先前在战仙塔中,寂灭仙宗方胜对上官怡无礼,早已惹得上官云瑶愤怒。

而花仙教与无生剑宗,此刻也是选择与林天站在同一战线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寂灭仙宗这般作为,虽是在刻意针对林天,但他们脸上也是感觉火辣辣地疼,像是被人抽了一耳光一样。

所有人都不能淡定,怒火汹涌,杀意迸射,身上腾起杀气,难以自抑。

唯有林天淡然自若,表现得很是平静,像是什么都未发生过一样。

事实上,他胸中的怒火直欲烧塌九重天,自踏上仙路至今,还从未遭受过如此屈辱,这是前所未有的。

“送终!好,好得很!”林天心中怒极反笑,他感觉像是被人用脚踩着脑袋,狠狠碾进泥土里一样。

“我林天发誓,有生之年,必踏平寂灭仙宗,否则我林天枉为人!”林天心中狠狠发誓,将之深深刻在灵魂上,永世不忘。

随即,他心若止水,暂时抛却一切,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修炼当中,凝练宿命之力。

愤怒是完全没有用的,解决不了丝毫问题,唯有自身实力强大才是根本。尽管对于三天后的那一场大战,林天看不到丝毫生路,但多一丝力量,便多一份希望。

天宏殿。

“小姐,老朽已将您的话以及礼物送到。”木仙人回禀纳兰清道,他异常兴奋,此行是自寂灭仙宗大失颜面以来,他最为趾高气昂的一次,直感觉浑身上下每一个小分子都舒爽无比。

“做得好!”纳兰清大喜,她站起身来,双眸仰望虚空,似乎看到了林天那一番精彩的表情一般,笑容满面,容光焕发。

“去,再放出风去,”纳兰清又命令道:“说三天之后,杀皇传人将与我寂灭仙宗在天宏殿决一死战。”

“我要让所有人看到杀皇传人血染天宏殿,我要让此殿成为他的葬身之地,我要以他的头颅来祭奠我兄长逝去的亡灵,我要让世人知道得罪我寂灭仙宗的下场!”

纳兰清嘴角带笑,但声音却发寒,像是凭空吹起了九天罡风一样,直刮得人骨子生疼。

“是,老朽这就去办!”木仙人欣喜离去。

“魂少爷,两位雷公子,”转过身,纳兰清像是变换了个人一般,话语温和,声音清脆,很是亲切,“三天后,此地将成为杀皇传人的埋骨地,为防意外,我建议我们四方势力所有仙人联合起来,布置一座大阵,封困天地,将杀皇传人镇杀在此。”

“不必了吧,我们三十多名仙人,难道还对付不了他一个人?”灭魔宗雷震道,与他们联合已让雷震觉得面上无光,他灭魔宗何等庞然大物,何曾与他人联手这样围杀一个人。

“雷公子千万不要小觑杀皇传人,虽说不会有什么意外,但以防万一麽,小心驶得万年船!”纳兰清劝道,她对林天的恐怖可是深有体会,否则也不会拖到现在也未将其诛杀。

此子早已超越常理,超脱修仙世界的认知,必须全力以赴,将力量发挥到最大。

最终,在纳兰清的劝告之下,雷震同意,随即三十多名仙人联合起来,开始布阵,锁困八方。

宝宝发烧怎么办
小孩干咳怎么回事
孩子干咳无痰吃什么药
孩子老咳嗽不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