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红苹果

2020-01-16 11:0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苹果

清晨明媚的阳光热情的洒在眼前的高楼大厦上,却唤不醒一丝的生气,白墙铁窗依旧像在黑夜那般寒冷。张宇拉着防盗窗,上身趴在空调外机上汗水在他满是灰尘的脸上爬满了沟壑,鼻子还像年轻时那样高挺,可眼睛却没有了往日的神采——·

那天,我们刚领到校服的时候,他就把高三称霸多时的八兄弟挨个收拾了一遍。校长在主席台上宣布对他“通报批评”的处分时,我低着头,竟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或许就在那时,我爱上了张宇。

之后的日子里,作为同桌,我便承包了他的所有作业。而他,便开始更加肆无忌惮的做他的学校霸王了,抽烟喝酒.打架惹事.顶撞老师——·几乎每周一校长都会在主席台上习惯性的给予他处分。而我,每次都低着头,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

我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像一潭深水一样,静静的流往深处,虽不见波澜,却平静的让人欣慰。直到那天,他的头上挨了一酒瓶。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替他缝好了针,他孤零零的躺在床上,不安的看看我,又把头转向了窗外。我偷偷给他煲了排骨汤,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竟忍不住流下泪来。

我替他付完了剩下的医药费。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在尘土飞扬,落叶纷飞的马路上。他看着我,原本就黑亮的眼睛此刻更像水晶一般,“子萌,我会对你好的,永远对你好”我们抱在一起,像两片缠绵的落叶,使秋天也变得活泼起来。那一天,我才知道,他从小就没有妈妈,而爸爸是个酒鬼。

从此,他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开始认真的自己写作业,开始穿学校的校服,开始每天早上为我准备一个红彤彤的苹果——·

高二那年,我选了文科,他选了体育。他对我说,你学习好,只有这样,才能和你一起上大学。我时常笑话他:“你呀,处分那么多,哪个学校敢要你?”“哼,没事,我短跑在市里替咱学校拿了多少冠军,到时候还不功过相抵吗?”他每次都挠着后脑勺,给我一个灿烂的微笑,仿佛已经和我一起上大学了似的。

每天早上,当第一缕明媚的阳光洒进校园的时候,他都会跑到我班级的门口,从身后变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塞给我。一边回头笑着,一边向操场跑去。看着他在晨曦中像蝴蝶般翩翩起舞的身影,是我一天最快乐的时候,也是我青春最幸福的一段回忆——·

“可能是风扇坏了”他拉着防盗窗,把头压得很低,像是极怕看见我似的。我站在玻璃后面,看了看他灰白的头发,又看向那高楼之外的高楼。

那天早上,当温暖的阳光像往常一样洒进校园的时候,他却迟迟没有来。操场上很多学生在跑步,却唯独不见她的身影——·下午,学校广播里播出了‘张宇同学因打架斗殴开除学籍’的处分。

我慌张的跑遍了所有我们常去的地方,问遍了所有认识他的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到底因为什么被开除了学籍。

我失魂落魄的走在开满路灯的夜空里,月光凄凉,寒入骨髓。在一家灯光妖娆的酒吧门口,他捂着头走出来。血已经浸湿了他的左手,顺着手臂,流到校服裤子上,上身却不知被扔到哪里去了。我哭着扑上去,拉他的左手,他起先用右手当着,而后竟一下把我推倒在地上,我放肆的哭着,抓起地上的泥土打他。

“子萌,你知道吗?这就是我的命啊!”他用双手捶打着自己的头,低着头暴吼着,然后又蹲在地上呜呜的哭起来“我该死啊,昨晚我***真不该用手电射校长的车子,我干嘛这么好奇,我真该死!”我赶紧爬起来,想为他擦血,他一起身,头也不回的跑了——·

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我一个人上了大学,毕业后,在银行找了工作,嫁了一个公务员老公。

“那晚之后,你去哪了?”我站在玻璃后面,突然有些激动又有些伤感的问道。他顿了顿正在拧螺丝的手。“我去上海打工了”他侧着脸看着我,见我不说话,又把头低下去,“打了很多工,学会了修空调,丢了一根手指头”说着便向我伸出左手,那根断掉的食指像一只丑陋的死虫。

他说什么也没要我的钱,喝了两口水便走了。望着他满是灰尘的背影,宽厚了许多,却再也变不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了。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李元友
贵阳长峰医院靠谱吗
泰州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
锦州治疗妇科哪家医院好
扬州白癜风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