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夜炎传说 第23章 柳笑?

2020-01-16 14:26: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夜炎传说 第23章 柳笑?

当七夜、炎腾踏入魔域森林的那刻,霎时间、被空中的气息震慑了,一股不安缓缓涌上心头,但觉空气中有着一股股的血腥气味,更有无数道的魔兽气息,眼前千里连绵的山脉,天晓得隐藏着多少危机!

“感觉……如何?”瞧着眼前的山脉,七夜轻声问道。

炎腾感同身受,一字一字说道:

“危”“机”“四”“伏”

是了,魔域森林的确如此,然而,却挡不住热血澎湃的众人,少年们“吼、吼……”的狂叫,跌宕起伏,纷纷扬起兵刃,去循迹斩杀魔兽而去……

不消刹那,人群便渐渐的远去,仅留下两道少年,缓缓的前行,一路上,魔兽早已被众人斩杀,魔兽的尸体随处可见,林地下,源源流动着血液,半空中的血雾,久久不能散去……

直至前行数十里,夜幕降临,林间升腾浑浊雾气,他俩方才休息……眼下,满布参天古树,若有些天然掩护,最是安全不过。

眼下,林间漆黑一片,七夜斜靠在树干下,无奈道:

“呵呵、一天的时间,徒劳无获,真未料到他们如此热血澎湃……”

“那也难怪、毕竟雷柏学院太诱人了……”炎腾说着,抛给他一个酒囊,续道:“别唠叨了、喝些酒润润嗓子吧……”

“好酒、”七夜凝视着酒囊赞道,不过他却犹未品尝……

何来好酒?

“呵呵……”这一幕,炎腾失笑,问道:“七夜、你不懂酒吧……这仅是村里最低劣的酒啊!”

“酒的好坏,不在它的本身……而是,与谁共饮!”七夜扒开塞子猛灌了几口,而后,仰望着夜空,续道:

“倘若,独饮世间美酒,那是品尝不出酒香的,唯有辛辣……

倘若同故友言欢,即便是茶,也会萌生醉意,这便是----

酒”

骤问此言,炎腾登时心头一暖,而后奚落道:

“呵呵、你这家伙……何时变的这么酸溜溜的……”

“酸?”七夜猝地记起,不期然说道:

“第五葬情才酸吧……如此飘逸洒脱的少年,居然会沉迷木雕,酸啊……”

炎腾缓缓点头:

“的确,不过第五葬情雕刻的女孩儿,你知道是谁吗?”

七夜道:

“谁?”

炎腾叹了口气,答:

“妓!女!”

七夜微微动容:

“**?他日夜留恋的人,是**?”

炎腾道:

“唉、那仅仅是传言,他很神秘、很多情、不仅修为是七等--高阶,更是聪慧无比的少年,典型的军师型人物……未料到竟会为了女人,沦落至此……”

是了,第五葬情多情……

然而,世人谁亦不是如此。

人、皆有着七情六欲,七情之首,便是----

爱情!

爱情,仿佛囊括了七情六欲,为何,它是七情之一?

亦因,七情中唯有它,才会纠缠、折磨……

人的一生!

眼下,七夜惋惜不已,然而犹未回应炎腾时,猝然察觉十数道气息正疾驰而来……

“嘘……别出声,有人来了”

炎腾一怔,数秒间,但闻林间“哗啦啦”作响,而后,十多道鬼魅般的人影腾跃而出,耸立在月辉下,声音微不可闻的谈论着:

“你确定?他今获得三十多数的魔核?”

“恩、没错,不仅如此,他还犹未组队……”

“不可能吧?那么多魔核,他独自斩杀的?”

“早晨正要与他组队的少年,被他一席话,恼怒的一哄而散……”

“什么话?”

“他说只与低阶炎师组队,当时我都有冲动上前,谁料,他竟冒出句“哈哈……低阶炎师跑不过我,有危险的话,魔兽先吃了你们”

“人渣、你确定,他会路过这里?”

月下的少年犹未说话,但见他们的同伴儿“唰”的疾驰跃下,喘息说道:“来了、他来了……”

“兄弟们……一举偷袭他……散!”

“散”字出口时,但见“唰、唰……”的十数身影没入密林。仿似张开庞大的猎,亦正默默静候着猎物自投罗!

他、他是谁?

七夜犹未反应,但闻不远处传来一道少年的声音,语气欢笑的唱着歌谣:

“笑非笑、哭非哭。

“泪非泪、痛非痛。

“你一半、我一半。

“妹妹不来,哥哥凋零……

“无奈逝也……”

歌谣的词意莫名其妙,世间何有笑非笑、哭非哭、妹妹不来、他便凋零?这咏词的少年会是谁?

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七夜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源着声音望去,但见月下渐渐地映现出他的身影……

少年中等的身高、容貌并非英俊、潇洒,反而透发出一股滑稽、搞怪的模样儿,他的右眼闪动着明亮、左眼却诡异、奇怪,只因,那只左眼----

紧紧闭着!

七夜怔然时,但闻炎腾喃喃道:

“是他!?”

“谁?”

炎腾咬牙切齿说道:

“柳!笑!”

天!眼下的古怪、滑稽的少年,居然是冠名三大村落第一的----

柳笑!

是了,他来了,七夜命中注定的人!

他、亦喜欢笑、

他、亦喜欢哭、

然而,他笑可怕?他哭可怕?

也许,这些皆不可怕!

可怕的、则是----

他时刻笑着、心中时刻哭着!

这便是----柳笑!

也是、将要葬送七夜、炎腾的

死神!

眼下,柳笑仍是笑着,不过、离天罗地也愈来愈近!不消刹那,踏入此地……

“动手……”有人低呼。

语毕,但见密林中“唰……”的爆射出,数道炎气凝结成的锁链,霎时间,将柳笑紧紧的束缚,宛如一只被捕获的野兽,扑倒在地!

众人但见他无法挣脱,“唰、唰……”,十数人疾跃而来,爆笑道:

“柳笑!”

乍听这两字,柳笑浑身遽地一震,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瞧着他们:

“老、大哥……老大哥有事好商量!”

这一言,众人霎时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喜悦,调侃道:

“这便是第一的柳笑?哈哈……不过怂包嘛?”

“早知道……还用偷袭……哈哈,你还笑啊!”

“老大哥?我们老?哈哈……”

这一问,柳笑献媚般的回应:

“不老!不老!您是愈活愈年轻……您这般的玉树临风、威风八面、平易近人……”

众人但见柳笑愈说愈玄,当下喝断他:

“别废话、你的魔核呢?不说就杀了你……”

“没错!你的魔核交出来,免你一死……”

柳笑听闻“死”字,仿似惊悚至极,哽咽求饶道:

“别……别杀我、我还有老幼妇孺要照顾、呜呜……魔核就在我的衣衫内,别杀我……呜呜!”

这一幕,七夜失望异常、他不渝柳笑这般的懦弱,简直愧对第一的封号,他的行径是七夜宁死不为的,更别说当众啜泣、求饶……

眼下,七夜转眸,望着炎腾失笑的说道:

“呵呵、他要倒霉了……”

谁料,炎腾神色深沉、正色的说出一句话,令七夜诧异不解的一言:

“不!是他们要倒霉了……”

“恩?”七夜一怔,犹未反应时,但闻林间传来一道惨痛的嘶嚎,猝的极目望去……

但见“蓬”的一声,柳笑将炎气锁链震为虚无,而那名摸搜魔核的少年,瞬间横飞而出,犹未落地便被漫天的金针洞穿,迸射出满地淋漓的鲜血,“彭”的跌落时,仅是一滩血肉……

“兄弟!”众人悲呼,腾跃间袭斩柳笑而去,岂料就在此时,柳笑对着众人身后,双目一翻,惊悚暴吼:

“啊!?你没死!”

眸子血红的众人,霎时一震,没死?

他们惊喜、意外,无不陡然回首望去,赫见……

他死了!

“糟了……”火石间,众人终亦明悟受骗了,猝的回首,然而----

太迟了!

赫见,柳笑的金辉缭绕飞舞,如同流动的金液般炫灿,虚空中,飘零的万道金针正迎面而来……

“金之力--金针万道!”

“道”字乍出,但见漫天的金针,仿佛一股流荡的浩瀚之力,光华恐怖、刺目心寒!数息间,便将十数人笼罩,宛如无尽的星辰,源源不断的洞穿着少年们……

“噗、噗……”

漫天的金针,无孔不入、避无可避、一时间,十数人如同困兽的野兽,四处遁逃,然而,终究还是无法避免,万道金针消散时,十数人也是被贯穿成为筛子……

这一刻,七夜震撼异常、终亦醒悟为何炎腾不是他的对手……

只因、柳笑不仅修为七等--中阶,更为狡猾,也是天生的演员,这样的人……

可恨!

更为可怕!

不过,可怕也有尽头,就在柳笑的金辉渐渐萎靡的那刻……

“唰、唰……”三道倩丽的娇影,霍的在树梢上疾跃俯劈而来,半空中,同时娇喝道:

“水之力--三恋结界斩”

“啊!”柳笑一震,他不渝竟有残敌,犹未反应时便被三道莹辉笼罩,火石间、冰冷的炎气疾速的化为三角结界,棱角上皆是散发着锋利的寒气……

这一幕,柳笑心知不妙,盖因三道利刃蓬发出漫天的炎气,笼罩的结界正逐渐的愈缩愈小,他内心惊惧,但惟脸庞浑然不变,嬉笑的问:

“三位天使姐姐、我刚刚是无奈啊……放过我吧”

察布查尔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北京市平谷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大同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南昌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榆林妇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