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异界最强吃货 第一百五十二章 欲哭无泪

2020-01-16 14:23: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界最强吃货 第一百五十二章 欲哭无泪

池霍无语,自己虽然算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人,怎么到了这苏羽岚的口里就变成无赖流氓了,上次的事情完全是误会好不好。

不过这女人明显是派人监视他呢,这酒刚酿好就来找麻烦笑道:“你是来履行赌约的?”

“虽然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弄来的酿酒材料,但是……你酿制的就绝对不是什么好酒!”苏羽岚说道,她可是将池霍要用的玄草玄药都换成了小幼苗,那东西可是一点玄力玄气都没有的。

就算是酿制成功了,也没什么功效,而且他还派人往池霍酿酒的池子里加了超级泻药,这东西要是喝了,那结果……

“你都没喝,你就知道我酿的酒不好,今天就让你开开眼!”说着池霍就到了小半杯。

苏羽岚抽了抽鼻子,还别说池霍这酒的确是很好的,至少她从来没闻到过这么淳厚的酒香,但是看着那杯子里的酒,犹豫了一下,她可是知道这里面是加了料的。

“我怎么知道你没在酒里加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池霍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一仰头就喝了下去:“哎呀,真是好酒!”

说着池霍有倒了一杯递给胡灵儿道:“来,你尝尝,我这酒到底怎么样?”

胡灵儿早就想试试了,拿过来也不在乎这是池霍刚刚用过的杯子就要喝。

苏羽岚连忙道:“别喝!那里面……”

“里面?里面怎么了?”胡灵儿眨巴着大眼睛,一脸疑惑的问道。

苏羽岚咳嗽了一声:“没什么……你喝吧!”

胡灵儿一口喝了下去:“真的是好酒啊,我以前可不喜欢喝酒的,但是这个好充沛的玄力,好像还有果香味!”

苏羽岚看着池霍和胡灵儿,心中则在默默的算着时间,那下利花药效很强,喝下去不用多久,就会有反应的。

他们两个好像一点事都没有,而胡灵儿却拿着那酒杯不断的跟池霍药酒喝。

“魏公公,你去尝尝,那个酒……”见他们没反应,苏羽岚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魏公公的脸都绿了,那下利花是他亲手要来的,还是五十年药龄的,药效可比一般的泻药强大不知道多少倍,喝下去,他估计拉肚子都能拉死了去。

“公主……你就饶了我吧,你也知道,我……我滴酒不沾的!”魏公公一脸害怕的样子,求饶说道。

胡灵儿叫道:“公主,快来啊,这酒可好喝了,你要是不喝,那就是损失!”

池霍微微一笑:“光这样喝,可没什么意思,走进去,给你们展现一下本少的调酒技术!”

调酒这个词,胡灵儿还是第一次听到,兴致勃勃的跟着池霍跑进了院子之中。

池霍略懂一点调酒的知识,拿出了不少的九品的瓜果,利用玄气将其压榨,果汁出炉,然后就有模有样调起酒来。

因为有精神力的缘故,池霍调酒还是很顺利的,酒水或是混合,或是分层,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池霍端起一杯,通体粉红,散发着果香与酒香混合的酒递给胡灵儿道:“这一杯,名叫粉红佳人!你尝尝如何?”

“好好听的名字,恩~味道也不错呢!”胡灵儿喝了一口,赞叹道。

池霍也端起了另外一杯:“我这一杯名叫天使之吻,用的金魄灵桃的果汁,外加另外两种玄果,汁浓厚,轻轻一口,如同那柔软的双唇一样……”

看他们两个喝的开心,而且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下利花的作用竟然一点没有,苏羽岚瞪了魏公公一眼。

那意思是说,让你办的事,就这样子,回去一定要好好惩罚你,不过闻着酒香她也有种要喝的冲动:“你也给我一杯,让我看看你这酒酿的到底怎么样?”

池霍道:“咱们的赌约你可还记得?”

“哼!本公主记得清楚,绝对不会赖账的!”苏羽岚哼了一声说道。

池霍一笑,继续调酒起来,有了前面两杯酒,他的手法倒是越发熟练了,没一会池霍手中就多出了一杯碧绿色的酒来:“来尝尝我这一杯精心调制的椰岛风情!”

“名字是不错,就不知道味道怎么样?”苏羽岚撇了撇粉嫩的嘴唇接过酒说道。

不过轻轻喝了一口,一股清凉之感在口腔中弥漫开来,有一种凉薄荷的感觉,随着酒水下肚,一到火线流入喉咙之中,随后变成了一股温热,让她通体舒坦无比。

苏羽岚的美眸不由的睁大了几分:“无赖!看不出来啊,这酒勉勉强强凑合凑合……”

池霍一笑:“那你这是认输了?”

“谁说我认输了!我只是说勉勉强强凑合而已,就是好喝而已,里面也没有什么玄力玄气嘛!”她这可是强词夺理了,至少这是她目前为止喝过最好的酒。

但让她一个堂堂的公主认输,而且赌约还是给对方当洗脚丫鬟,很显然她是不可能承认的,虽然现在苏羽岚已经感觉到酒水中的玄力玄气已经开始弥漫,但打死也不能承认。

池霍就知道他会这么说:“那你的意思是我输了?”

苏羽岚知道自己理亏,不过挺了挺身板:“看你这酒的味道还算不错,咱们就算是平局了怎么样?”

“你这是在逗我?这可是我独家秘制的酒,你要是不想承认也行,你看我这酒这么好,到时候你爹喝了肯定会召见我,再看看我一表人才,长得又这么帅,说不好到时候他就把你许配给我……”

“哼!你就臭美吧你,我父皇眼睛可不瞎……哎呦……”苏羽岚话说了一半,手就捂住了肚子,一脸痛苦的表情。

“这是咋了……肚子疼,你亲戚来看你了……快回去给你亲戚铺个床,染了裙子可就……”池霍哈哈一笑说道,他给苏羽岚的这一杯酒,可是正宗的加了那下利花的酒。

“无赖!流氓!”苏羽岚感觉自己的肚子是翻江倒海,但只能强忍着,她已经隐隐猜测到了,但是又不能说出来,因为这下利花是她命人下的,但现在为什么别人没事,偏偏就她自己……一想到下利花那可怕的药性,苏羽岚的欲哭无泪啊.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具体地址
武汉民生眼耳鼻喉医院来院路线
包头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怀化白癜风治疗方法
汕头治包皮包茎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