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贤者与少女第八十三节短暂安宁

2020-01-24 08:0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贤者与少女 第八十三节:短暂安宁

“哈——”“早晨好。”“早上好。”

天刚蒙蒙亮,人们就相继走出了自己的帐篷。打招呼的声音使得一夜安静的营地多少热闹了一些。第三批值夜的佣兵们守着的篝火此时只剩一个还在焖烧着的炭底不停地散发着热量,作为早餐烹饪肉类的热源而言,十分合适。

东海岸人的饮食文化在各个方面上都要比西海岸出色许多,所以即便是在这种旅行条件之下,佣兵们仍旧不会亏待自己。

通常来说为了长久保存,肉类和鱼类制品都会被通过一系列的处理方式去除掉当中的水分。

帕洛希亚高地上的少数民族常借助毒辣的阳光良好辽阔环境下的自然风,而帝国北方与苏奥米尔王国接壤的地方则常用烟熏法来处理鱼和肉类。但这些在中南部气候温暖潮湿的地方都难以实现,因而最常见的自然就是最古老的保存方法,用盐腌制了。

腌制咸肉最好的品味方法是做炖菜,一来干巴巴的肉类吸饱了水分嚼起来没那么费劲,二来,肉里头含有的大量盐分也能够深入到汤汁之中,为一起炖煮的蔬菜和菌类提供调味。

但他们此次出行除了肉类和坚果、豆子,就只带了一些谷物粮食,而在这种环境之中想要找出还没冻死的野菜,也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没有新鲜的食材,一般的厨师多半会变得愁眉苦脸起来,但对于史蒂芬团长和他麾下的佣兵们来说,这却是相当常见的情景。

高等级的狩猎佣兵是许多人向往的存在,尽管耍得一手好剑的战争类雇佣兵也相当骇人,但他们从来就不是一枝独秀。佣兵们会分成这样两种区别甚大的存在,正是因为有这个需求。

遍布大陆的大型生物身上的部分,在许多行业都是必不可少的高级材料。以玛格丽特家族运来的那些猎龙床弩为例,它们所使用的弓臂其实远非普通木材。一般的材料完全无法承受住此种程度能量的散发,而即便是被西海岸弓手们百般珍惜的紫衫心木,单凭它自身来提供拉力,也不过能射个十箭左右。

层压的弩臂用的是上等的木材,中间抹胶贴上大型生物的腿筋。多层固定在一起以后以重物压在一起再烟熏除去水分稳固本体,最后再用铁箍进行二次加固。

不提强度,光是长度能够达标的动物脚筋就限定了个体的绝对大小,而跟这种程度生物搏斗,你需要的不仅仅只有装备、头脑、体格,还要有足够多的耐心。

钓过大鱼的人都明白,如果直接收杆,很可能会导致鱼线或者杆子本身折断。因此要走Z字形,欲擒故纵,拉一阵子缓一阵子,消耗猎物的体能,直到感觉到它的反抗不是那么有力了,再果断收杆。

高等级的狩猎与此同理,有时候为了等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他们需要潜伏上两三周的时间。而野生动物又都对火焰和烟熏的味道极为敏感,即便是有时间生火煮饭了,也必须尽快解决。所以熏肉和咸肉这类预处理肉制品是狩猎佣兵菜单的常客。

但东海岸人对于美食的追求注定了他们不会甘心于啃干巴巴咸肉的程度,为了使这单一的食材拥有不同的口味和风味佣兵们可谓竭尽全力,长久下来倒也总结出来一套只在狩猎佣兵厨子内部流行的菜单。

旺盛明亮的柴火适合烧水煮汤还有烹煮青菜一类,而待到它烧成了炭火只剩温度舔舐时,就是最适合烹饪肉类和豆类的时间。

“滋——”的一声响起,佣兵们直接把清洗过的铁锅按在了炭火堆上,然后再将咸肉倒入锅中,利用锅的热量来逼出咸肉当中的脂肪。

片刻过后香气就弥漫在整片营地之间,而这也正是第二波的人员醒来的时间。亨利、米拉、菲利波和奥尔诺皆在此列,比他们稍早了一点点的是阿道佛斯他们这一批圣骑士,此时他们完成了晨间祷告正在将携带的马草分发给马匹——照料连同驮马在内一共七百匹马并不容易,但圣骑士们对此毫无怨言。

白色教会正统耶缇纳宗的教廷武装择选是相当严格的,能够冠以圣骑士名号的人都是坚定的神明意志执行者。他们能吃苦,自律,并且信仰坚定。

照顾自己马匹这种事情帝国骑士们也会做,但绝大部分时候他们还是依赖专业的马夫和自己的仆从。

圣骑士们没有这种条件,至少不再有了。尽管教会仍旧是一个不可小视的组织,但他们拥有能与帝国相比拟的完善军事制度和用以执行的人力物力,已经是几个世纪以前的事情了。

如今的圣骑士们尽管名义上仍是骑士,但与佣兵之间的共通点要多于贵族骑士。他们习惯于奔波旅行习惯自己解决后勤问题,而对于照顾同伴的马匹这件事情也视为自然举动,毫不抵触。

人多力量大,虽然要做的事情也多了,但在一群老手的处理下不到半个小时内整片营地都已经被收拾打点了起来。佣兵和骑士们穿上了自己的盔甲,挂上了武器。淡水得到了补充,剩余的物资再三检查,营地内就只剩下刚刚烹饪好的早餐和准备分配的餐盘。

四百人份的餐点需要至少三十口大锅才能煮成,它们分散在营地的周围以使得燃烧的炊烟不至于过于集中。尽管魔女应当是不至于像人类敌人那样对此十分敏感的,但小心总没错。

“我有点担心。”真正意义上负责整支队伍的史蒂芬团长说着这句话,表情严肃地朝着亨利走了过来,他比亨利要矮个六七公分左右,但身材却比匀称的贤者要粗壮许多——这是常年使用重型武器锻炼出来的,狩猎佣兵当中还有很多人还兼职铁匠的理由我们也可以从中看出一二。显然比起与人类战斗,他们对于挥舞沉重的工具对付顽强的生物或者金属,要更为擅长。

“物资的消耗问题吗。”贤者说完抿了一口冰凉的溪水作为漱口。尽管史蒂芬看起来就是个老大粗,但人不可貌相。正如我们前面所言,狩猎大型生物需要冷静头脑、计划和耐心,而率领一个狩猎团队所承担的就则更加沉重。他虽说偶尔脾气暴躁,但归根结底并非粗心大意之徒。

“是,光是一顿早饭就消耗掉了两匹驮马背负的物资,一丁点都不剩。”史蒂芬这样说着,尽管由于出了绝大多数人力的原因他是名义上的队伍领导者。但见识过亨利在城防战斗中所做的事,这位佣兵团长也不会在他的面前摆什么架子。

能让团队发展壮大到在业界占有一席之地的人多数都是他这个类型,在有能者的面前他们不会在乎那些面子和身份。不完全被动到别人说什么听什么,但也不会摆高架子认为对方什么都不懂。

任人唯亲骄傲自大的人或许依赖关系之类可以爬上某一位置,但终归是无法长久的。

“还有一个问题。”史蒂芬接着说道:“水流的走向和魔女所在不同,我们可能会面临缺水。”

“......”亨利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环视了一眼周围的景象。

原先表面冻结的小溪已然融化,加之以积雪化开增加的水流量它在短时期内变成了一条小河。找到它并不难,他们消耗的淡水在这里都得到了补足,但按照卡米洛和奥尔诺通过与独角兽的交流进行的大致判断,魔女恐怕还要在更往东一些的地方。

地形越是深入就越难走,而越难走的地形消耗的食物和淡水也就更多——可问题也就来了,这条小溪是由北往南的,也就是说他们的前进方向是与它垂直的。

他们此次前行并非循着古道,因为魔女在退入巴奥森林内部的时候走的就不是大道。因此他们在昨日出发以后仅仅走了一小段时间的大道就朝着森林内部进发,而到了傍晚的时候到达的这个东北方向的林间空地,是小镇和周边村子里的伐木人和猎人们常用的露营场所。

但再越过这里的话,就不再有路这种东西了。

四百个人七百匹马,走平坦的大道上都能发生无数的状况,还要进入到未经开发的森林之中的话,问题显然只会更大。

残余的亡灵袭扰不提,光是补给方面就可以造成一系列的麻烦。精简出行的他们储水的容器并不是很多,亏得气温不是很高,否则消耗再大一点的话还没见到魔女恐怕他们就得开始减员。

“明白了。”贤者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些什么。在战斗中有过不少交流的佣兵团长明白这是亨利有解决方案的意思,他将风险汇报了上来,而对方得知了这一点,所以他会做一些什么。

对他来说,这就已经足够。

史蒂芬转过头走向了另一旁,佣兵当中的厨子技术十分了得,在榨出油脂以后他们加入了一些水煮出了肉汤。这用以削减盐分的汤汁也没有被浪费而是加入到了谷物炖粥之中增加风味,而吸取了水分的咸肉重新沾了一下油脂就被放倒到了煎盘上,做成了朴素美味的煎肉。

简单,但却开胃的一顿早餐。奥尔诺和米拉两人梳洗完毕以后正好是揭锅的时刻,而最后一批的帝国魔法师们,也直到这个时间才醒来。

魔法导师卡米洛带头“哎哟哎哟”地叫唤着拍着自己的腰背,整整一天没怎么停歇的马上赶路颠得他骨架子都要散了,而仅仅只放了一层麻布作为垫子的地面睡起来也完全谈不上舒适。若非实在疲惫,他恐怕都得像那些学徒一样整夜失眠。

“真亏你们能适应。”走出帐篷的一刻魔法师们就注意到其他人已经把东西都给收拾好了,除了他们所在的这十几个帐篷以外其他的都已经收了起来放到了驮马的马背上。无精打采的魔法师们揉着自己的肩膀和腰背朝着篝火这边走了过来。

“给。”正在舀粥的米拉递了一个角杯过去给魔法导师。

“谢谢。”卡米洛接过了它然后左右瞧了几眼,他认得出来这是用牛角做的,和他平常用的那些银器和锡器有不少区别,这令魔法导师感觉有些新鲜,以至于职业病发作盯着看了好一会儿。

“嘿,尊贵的魔法师阁下,让一让。”“啊,十分不好意思。”卡米洛为一位佣兵让开了位置,然后走到了旁边另一堆烧着的锅里头用铜勺舀了一勺子温水倒到了角杯之中。

念叨着:“是早茶就好了。”的他走到了亨利的旁边,贤者低过头瞥了一眼卡米洛手中冒着热气的角杯,挑了挑眉毛看着他端起吹了好几口气之后抿了一口。

“.......”

“怎么是腥的。”

“她的意思是拿这个给你装冷水漱口。”

“角杯不能装热的东西。”亨利耸了耸肩。

“......提醒我一下,我们出发几天了?”

“一天。”

“开始怀念你在帝都的生活、怀念你舒适的马车了?”

“......是的。”

卡米洛皱着眉毛再度抿了一口温水。

青岛盐业职工医院预约挂号
汕头医疗美容医院电话多少
合肥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湖北治疗小儿癫痫病医院
泉州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