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机器人加速入侵中国工厂减员进行时

2019-08-15 18:0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从汽车组装到键鼠制造,正在入侵越来越多的中国工厂。

  深圳北部的坪山,一个无尘表面处理车间的外走廊,邓邱伟隔着玻璃,凝视着两个橙色的六轴的 亲吻 。如同橱窗里的表演,它们高低旋转着,不断把塑胶开关抓取到空中,将薄薄的开关贴纸贴上,又把开关放到设计好的料盒上。

  这是我们厂里(机器人做出的)最漂亮的动作。 邓邱伟回过头赞美着。

  然后,他的话题重回雷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制造中心总监的角色: 单是这两个机器人的 亲吻 ,就已经帮我节省了很多工人。

  邓邱伟今年30岁,他的直接上司 雷柏董事长兼总经理曾浩刚过40岁。作为珠三角成百上千家键鼠工厂的一员,他们的工厂并不那么传统,因为它不用工人的数目来展现自己的制造能力。

  雷柏2011年有大约3000个产业工人,而到上月访问时,这个数字已经 锐减 到不足1000人,产能却 至少增加了三倍 。

  这种情景在2011年还仅存于想象中 老板(曾浩)说,雷柏以后的工厂就是1000个人。我想,当时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觉得他是疯子。 邓邱伟形容。

  当劳动力成本的爬升令中国的制造工厂们感到苦恼时,雷柏彻底把机器人和自动化设备变成了工厂里的主角。雷柏生产的、提供给人们手指敲击和挪移的鼠标、键盘,已不再依赖工人们的双手来制造,工人数字的锐减甚至震荡了雷柏的管理架构。

  曾浩的目标很彻底:让雷柏的工厂变成一个看不见几个工人的地方,就像现代的汽车装配车间那样。在成本压力日增的电脑周边设备行业里,这种大变动,看上去如同 强行超车 般冒险,却又是应对竞争的必然。

  自动化实验

  我们想摆脱对工人的依赖

  现在,在雷柏的车间里,偶尔可见 穿越 的场景 用以过渡的,临时组织的人手装配线,夹在轰隆开动的自动化生产线之间。前者就像人手生产的历史演示,后者则由各种机械手和传送设备配合着运转,机器人的橙色晃动其中,甚是抢眼。

  变化犹如一夜间发生。2009年,当邓邱伟跳槽到雷柏时,曾浩告诉他,目前工厂是整个公司里面最弱的部分。 即便到现在,整个珠三角的同类工厂都是以人手作业的。我们想摆脱对工人的依赖。 邓邱伟说。

  早年,雷柏的工厂是珠三角众多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原始设计商)工厂的普通一分子,以工人数字和厂房规模来宣扬自己的制造实力。在那个用 人多 招徕大客户的年代,包括雷柏内部的宣传,也用工人数目的增长来描述公司发展的速度。

  曾浩喜欢穿牛仔裤和白球鞋,他还有一部法拉利,不时到珠海的赛车场飙车。在研发方面,曾浩已经把无线键鼠业带入了2.4G的轨道。在看似波澜不惊的键鼠行业,曾浩也希望领跑品牌和生产领域。

2008年温州其他A轮企业
2012年南宁其他天使轮企业
2014年佛山汽车出行上市企业
分享到: